中國衛星導航定位協(xié)會(huì )

鍛造人工智能創(chuàng )新優(yōu)勢
經(jīng)濟日報
2024/06/26 12:00

       工業(yè)和信息化部前不久公布數據顯示,我國人工智能產(chǎn)業(yè)創(chuàng )新活躍、發(fā)展迅速,人工智能企業(yè)數量已超4500家,智能制造裝備產(chǎn)業(yè)規模逾3.2萬(wàn)億元。智能芯片、通用大模型等創(chuàng )新成果加速涌現,智能基礎設施不斷夯實(shí),數字化車(chē)間和智能工廠(chǎng)加快建設,為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持續賦予強大動(dòng)能。

  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我國大力發(fā)展人工智能產(chǎn)業(yè),相關(guān)核心產(chǎn)業(yè)規模持續增長(cháng),智能芯片、開(kāi)發(fā)框架、通用大模型等創(chuàng )新成果不斷涌現,算力規模居全球第二位。人工智能領(lǐng)域發(fā)表論文數量已居全球首位,高被引論文與美國差距進(jìn)一步縮??;一些科技企業(yè)推出了不同設計架構、不同應用場(chǎng)景的芯片加速卡,國產(chǎn)人工智能開(kāi)發(fā)框架逐步成長(cháng),生成式人工智能在“百模大戰”中不斷迭代升級。有統計顯示,2023年我國人工智能核心產(chǎn)業(yè)規模達5784億元,增速達13.9%。目前,我國工業(yè)機器人銷(xiāo)量已占全球一半以上,連續10年居世界首位。人工智能賦能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的典型場(chǎng)景更加真實(shí)生動(dòng),打造AI仿真模型,大幅縮短研發(fā)周期。

  產(chǎn)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得益于戰略的指引推動(dòng)??萍疾?、教育部、工信部等6部門(mén)于2022年7月份出臺的《關(guān)于加快場(chǎng)景創(chuàng )新以人工智能高水平應用促進(jìn)經(jīng)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提出,以促進(jìn)人工智能與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深度融合為主線(xiàn),以推動(dòng)場(chǎng)景資源開(kāi)放、提升場(chǎng)景創(chuàng )新能力為方向,加速人工智能技術(shù)攻關(guān)、產(chǎn)品開(kāi)發(fā)和產(chǎn)業(yè)培育,探索人工智能發(fā)展新模式新路徑;科技部于2022年8月份出臺的《關(guān)于支持建設新一代人工智能示范應用場(chǎng)景的通知》明確提出,充分發(fā)揮人工智能賦能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作用,圍繞構建全鏈條、全過(guò)程的人工智能行業(yè)應用生態(tài),支持一批基礎較好的人工智能應用場(chǎng)景,加強研發(fā)上下游配合與新技術(shù)集成,打造形成一批可復制、可推廣的標桿型示范應用場(chǎng)景?!缎乱淮斯ぶ悄馨l(fā)展規劃》等推出,將人工智能發(fā)展放在國家戰略層面系統布局、主動(dòng)謀劃,打造競爭新優(yōu)勢,開(kāi)拓發(fā)展新空間。

  也要看到,我國人工智能創(chuàng )新水平雖已進(jìn)入世界前列,但依舊面臨一些短板弱項。比如,從“0到1”的基礎理論和原創(chuàng )算法研究不足,限制了突破性、顛覆性自主創(chuàng )新;深度神經(jīng)網(wǎng)絡(luò )訓練所需的圖形處理器(GPU)等高端器件研發(fā)能力的不足,限制了高性能計算和大數據處理能力;人工智能開(kāi)源開(kāi)放平臺等重要基礎設施平臺的匱乏,限制了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和迭代能力;創(chuàng )新領(lǐng)軍型人工智能人才的短缺,限制了對國際前沿技術(shù)和產(chǎn)業(yè)領(lǐng)域的創(chuàng )新。此外,人工智能與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的深度融合,也有待進(jìn)一步深化、優(yōu)化,以形成對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體系化支撐?;诖?,應多措并舉,圍繞增加人工智能創(chuàng )新的源頭供給,面向世界科技前沿、面向經(jīng)濟主戰場(chǎng)、面向國家重大需求、面向人民生命健康,匯聚高質(zhì)量訓練數據,加快推動(dòng)智能芯片、大模型算法、框架等基礎性關(guān)鍵核心技術(shù)和產(chǎn)品突破。

  一方面,持續強化人工智能對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發(fā)展的體系化支撐,在質(zhì)量變革、效率變革、動(dòng)力變革中發(fā)揮作用。進(jìn)一步促進(jìn)數字技術(shù)與制造技術(shù)深度融合、數字經(jīng)濟與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深度融合、信息化與工業(yè)化深度融合、人工智能與制造業(yè)深度融合,形成對推進(jìn)新型工業(yè)化的關(guān)鍵支撐。發(fā)揮新型舉國體制優(yōu)勢,更好促進(jìn)移動(dòng)應用發(fā)達、數據資源豐富、應用場(chǎng)景多元、人工智能產(chǎn)業(yè)鏈完整度高等各領(lǐng)域優(yōu)勢的深入融合,發(fā)生“化學(xué)反應”,以智能制造為主攻方向,以場(chǎng)景應用為牽引,鍛造人工智能產(chǎn)業(yè)生態(tài)優(yōu)勢。

  另一方面,加速推出更好滿(mǎn)足人民群眾實(shí)際需求的人工智能產(chǎn)品。企業(yè)要積極應用人工智能提升研發(fā)、中試、生產(chǎn)、服務(wù)、管理等環(huán)節的智能化水平,不斷豐富智慧工廠(chǎng)、礦山、港口、交通、家居、教育、診療、零售、農場(chǎng)、社會(huì )治理等應用場(chǎng)景,轉變組織方式和生產(chǎn)方式,抓住機遇,推出越來(lái)越“聰明”的產(chǎn)品,有效激發(fā)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。(作者系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法學(xué)研究所研究員 支振鋒)